京媒-苏宁入主中超至今 5年至少投入50个亿

京媒:苏宁入主中超至今 5年至少投入50个亿
江苏足球俱乐部2月28日发布公告称,停止所属各球队的运营,同时在更大范围内期待社会有识之士和企业洽谈后续发展事宜。上赛季中超冠军基本无缘新赛季准入。过去几个月里中国足球俱乐部似乎在度过一个最漫长的寒冬:从天津到重庆、从河南到河北,俱乐部是生存还是灭亡?没想到这个问题怎么快就摆到卫冕冠军江苏队面前。  2015年12月,苏宁集团正式宣布接手江苏足球,俱乐部更名为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2016年,江苏苏宁疯狂砸钱,他们在冬歇期先后高价引进了顾超、拉米雷斯、特谢拉、谢鹏飞等内外援,成为了2016全球冬季转会市场的焦点球队。这其中,拉米雷斯的转会费高达2800万欧元,而特谢拉的转会费更是高达5000万欧元,不断刷新中国足坛转会费纪录。2016年,他们光是引援转会费就超过了1亿欧元。上赛季,苏宁的大手笔投入终于取得回报,球队力压中超霸主恒大,夺得江苏首个顶级联赛冠军,并且还以全华班阵容打进足协杯决赛。  从2020年11月12日捧起冠军奖杯,到2021年2月28日宣布解散,之间仅间隔了108天,冠军球队如此迅速崩塌确实让人始料未及。  金元足球攻势下的中超,客观上说观赏性大大提高,但其副作用也十分明显。球员的薪水直线蹿升,成为俱乐部运营最大支出,严重缺乏造血机能让俱乐部收支极不均衡。数据显示,中超俱乐部2018年平均收入为6.86亿元,平均支出11.26亿元,平均亏损4.4亿元。据不完全统计,苏宁入主中国职业联赛至今,5年时间至少投入了50个亿。  金元足球之下,联赛虚假繁荣的泡沫很快就破灭了,一些中小俱乐部在高投入下难以为继,2020年有多达16支职业俱乐部退出中国足坛,其中包括辽宁这样的老牌球队。正如去年初退出的足球投资人孟永强所言:“投入和产出严重失衡,大多数投资人靠情怀和幻想政府支持在坚持,可现实很残酷,总会有坚持不住的时候。”  对此足球评论员赵宇认为,“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出现现在这些问题主要还是原因还是投资集团经济状况出现问题,江苏俱乐部停止运营最重要的就是苏宁集团去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它的财报显示去年亏损了39亿,在这样的情况下,集团第一时间砍掉的就是足球俱乐部,因为足球俱乐部只投钱,不赚钱,从商业角度上看,是可以理解的,但同时也反映了出投资集团对足球并不是那么热爱,足球对于他们也并不是最重要的,其实不光是苏宁,所有的职业俱乐部都面临这样的问题。中国职业俱乐部基本上没有造血能力,一旦母公司停止投资,俱乐部会立刻消亡,之前的天海、实德都是这样的问题,在投资集团撤出之后,俱乐部就无法生存啦,这也能揭示出我们所谓的‘职业联赛’其实是伪职业的,最大的问题就是职业俱乐部的造血能力,生存能力十分欠缺,这是我们发展职业足球二三十年来始终面对的问题,但一直没能解决。”  意大利有一个关于足球俱乐部是“城市遗产”的立法。比如,佛罗伦萨、那不勒斯都是破产以后重新建队,从低等级联赛开始打起最终重返意甲,他们是纯粹的新俱乐部,但根据这条关于“城市遗产”的立法,在数年之后,他们可以以象征性的价格“购回”队名等属于原俱乐部的“遗产”。  “城市遗产”这个概念其实就是对球迷文化圈、生态圈、乃至利益的保护,如果一家俱乐部因为投资人的问题破产了,还不至于一切荡然无存,仍然有希望重新拾起过去最重要的部分:名称和荣誉史。对此,足球评论员赵宇认为,“意甲那样的‘城市遗产’的概念在中国并不适合,中国职业联赛的足球文化同欧洲相比差别巨大,有些城市,比如北、上、广的足球文化相对好一些,多数城市足球文化底蕴还是差了一些,象国安和建业这样的名称已经代表当地的足球文化,但是现在我们中性化名称的确立,居然要把这样的名称给去掉,真的觉得是挺遗憾的,本来我们的足球文化就欠缺,现在还在做一些让足球文化消亡的事,真的让我有一些不可理解。”  其实,早在2015年2月,《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早已为中国足球勾勒出振兴之路,中国足球需要冷静和理智面对未来,告别金元足球,中超需要尽快回到正轨之中。制定更科学的俱乐部财务管理制度,推动俱乐部股权结构多元化,切实降低俱乐部无意义的高成本支出,改善联赛运营环境和水平,鼓励投入青训,提高俱乐部造血能力,尊重足球规律,尊重市场规律,中国足球终将走上真正的职业化道路。

Leave Comment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